在线报名|公司路线

湘西是个人杰地灵,充满人文气息的地方!有人这样形容湘西,她在宋祖英的歌里,沈从文的诗里,黄永玉的画里……无疑他们都是从湘西走出来的杰出代表!

而我们我要讲述故事源于湘西另一名知名人物——小儿推拿湘西派的一代宗师刘开运老前辈,他祖上是清宫御医,走出湘西,开宗立派!

祖上御医,代代相传

刘开运,1918年出生于湘西花垣县麻栗场镇沙科村,中医世家,苗汉后裔,祖上曾担任清廷御医,家族行医有三四百年历史,祖辈相传,世代相续。刘开运从小耳濡目染,自幼跟叔父研习中医、草医。

虽然有这样良好的家族传承,不过,起始,刘开运并没打算以从医为业。他自小进私塾,熟读经书,后进入中等师范,毕业后,当了一名小学教员。上世纪50年代,成为花垣县一所小学校长。

然而,有两件事情深深触动了刘开运,让他重拾家业,传承、发扬祖上医术,最终走向医学道路。

大儿子死于染疾,却无能力

刘开运一共生有3男3女。20世纪50年代初,刘开运在远处教书,无暇顾家,大儿子不幸因病夭折,这件事对他触动非常大。丧子之痛,让他终身遗憾。一个医学世家的孩子都被病魔夺去生命,可想而知,其他普通家庭在那个缺医少药的时代会有多少悲剧!

迷信盛行、百姓看不起病

还有一次,刘开运教书回来,见一老百姓家门口有一棵树,树上贴着一张红纸,刘开运走近,上面写着:“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哭夜郎,君子路过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这是湘西地区的一种封建迷信,老百姓出于对病魔的恐惧、无奈,想出这些祈天求地的法子来祛除病痛。他不禁感叹,湘西地区经济落后,老百姓要不不看病,要不看不起病。

这两件事对刘开运触动极大,心里暗暗决定要利用自家宝贵的医学资源,精研医术,为改变家乡落后的医疗条件做一些贡献。

边教书边研究中医

自此,刘开运开始把主要精力放在医学研究上。很长一段时间,他一边教书,一边将其祖传中医、草医相互糅合,把汉、苗医药熔于一炉。同时,也开始学习推拿。

在学医过程中,刘开运从小打下的私塾功底和教书多年积累的知识帮了大忙,加之本身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在不断研习的过程中,他不但能够很快很好地掌握家族遗传下来的医术,而且能够在实践中不断创新。

慢慢地,不少远近病者开始慕名而来,特别在小儿推拿方面,刘开运将小儿推拿与中医、草医结合起来,手法独到,渐成气候。在麻栗场镇,在花垣县,在湘西自治州,刘开运声名渐震。

走出湘西 开宗立派

1958年,是刘开运生命当中的一个转折点。当时,国家鼓励大力发展中医,毛泽东主席提出:“祖国的中医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该努力发掘,加以提高。”为响应领袖号召,全国上下到处掀起了发现、举荐中医人才的热潮。

刘开运这朵深山里的“奇葩”生逢其时,就在这个时候被发现了。

很快,在医学方面初有造诣的刘开运被推荐至州里。州卫生行政部门通过对刘开运的初步考察后将其派往长沙进修学习。不久,他又被派往上海参加“推拿短训班”。

短训班暂露头角

在短训班期间,因为刘开运本身在推拿方面具有深厚的基本功和独到的手法,所以,他既当学生,也当老师,经常给短训班的同行上课。课堂上,刘开运技法精湛,手法独特,效果显著,很多上海、北京来的专家都来听他的课。

在中医推拿界,刘开运这个名字也就慢慢开始传播开来,业内很多人都知道———“湘西有个刘开运,了不得!”

在上海这段时间,刘开运开阔了视野。当时,中医推拿以上海的“海派”,北京的“京派”最负盛名。刘开运在学习过程中,融各家之所长,逐渐加以挖掘、涵养并予以提升,从而形成自己的特点。

从民间行医到破格进入大学任教,刘老也是逆袭了!

从上海回来后,刘开运进步非常显著。本来应该回家乡湘西的他被湖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挽留,在该校担任教学和医疗工作。

在湖南中医学院近十年期间,刘开运凭着对中医事业的无限热爱和执著追求,十年如一日,博极医源,精勤不倦,潜心研究中医经典名著和历代医学论著,收获颇丰。特别在小儿推拿这一专业领域,他逐渐获得了足以开宗立派的重要学术积累,其学术境界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创立了五经配伍的刘氏小儿接疗法

刘开运的小儿推拿以临床实践为基础,逐步创立了以五行学说相生相克理论和藏象学说为基础,结合小儿五脏的生理特性和病理特点,以“五经配伍”为核心内容的“刘氏小儿推拿疗法”,大大提高了临床推拿疗效。

吉首大学医学院院长钟飞教授精辟地总结了“刘氏小儿推拿”的四大属性:一是传承性,“刘氏小儿推拿”拥有近400年的家学传承,有着丰富的积淀,具有深厚的家学渊源和祖传底蕴;二是民族性,即在继承的基础上又吸收了苗医苗药的丰富经验,具有鲜明的湘西少数民族地区特有的民族属性;三是独创性,刘老在多年的行医过程中,理论结合实践,刘开运的小儿推拿以推揉为主,拿按为次,在“分经切脉”、“推五经”等方面具有独创性。四是融通性,刘老是国内唯一精通中医、草医、推拿的名老中医。

重归故里 名扬宇内

10年之后的1969年,又是刘开运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上世纪60年末,党和国家的卫生工作方针强调:要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刘开运就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重新回到了家乡湘西。

刘开运首先被派往湘西古丈县平坝乡,为当地老百姓提供医疗服务。期间,他深入基层,任劳任怨,治病救人,自得其乐。

不久,因为刘开运有在湖南中医学院的执教经历,再加之当时的吉首卫校(吉首大学医学院前身)紧缺人才,他被借调至吉首卫校任教。从此,吉首卫校成了刘开运学术生涯当中另一个最重要的舞台。

1981年,为了大力培养在职针灸推拿人才,湖南省卫生厅决定在吉首卫校举办“针灸推拿短训班”。全省各地那么多医学院校,吉首卫校何以能脱颖而出?

因为———“刘开运在那里!”

“当时,连中医方面最权威的湖南省中医药大学都不具备办这个培训班的条件,可见,刘老当时的学术影响有多大。”刘开运弟子黎祖琼副教授每每谈及此事,脸上都流露出无比自豪。

“刘氏小儿推拿”渐渐蜚声中外

案例一:腹泻用药无效推拿治好

1983年,两个加拿大客人带着小孩在岳阳旅游,途中,小孩严重腹泻,用药无效,后来,被当地一个叫周慧琳的医生用推拿医好。加拿大客人本身就是经验丰富的医生,对推拿治病非常惊奇,硬是要拜周慧琳为师,结果,周慧琳说:“我的师傅在湘西,叫刘开运,你们要拜师到湘西去。”

案例二:救治肺炎伴休克的华侨子女

一位美国华侨回湖南探亲。她的小孩突然高烧不退、咳嗽、气紧、呕吐,很快就奄奄一息了。当时,西医诊断为重症肺炎伴休克,认为基本没有救活希望。但妈妈不放弃。她找到刘开运。刘开运用一种药粉吹入小孩鼻孔,小孩终于流泪和打喷嚏了。他又运用当地苗寨的几种草药煎水灌进孩子嘴里。并在小儿身上不停的“摸”。孩子就哭出了声,最终孩子救过来了。

当地老百姓和医生震惊了。因为刘开运并没有给孩子输水,没有用抗生素。

华侨也震惊了。因为用的是几种草药,烧的是一张信手画了一个符号的草纸,而推揉的只是头、手和脚的皮肤。

她回国前拿出很多钱感谢刘开运,但刘开运拒绝了。她想了想,她取下了自己的手表和钢笔。她说,手表能计时,比数次数好,钢笔好写字,能总结经验。推托不过,刘开运只收了这两件珍贵的礼物。最后,她还拿出了录像机,将刘开运给孩子吃的草药和刘开运的操作过程录了下来。

多年以后这位被救治的孩子回国,专门祭拜刘开运,并把当时的录像带交给地方政府,成为研究刘氏推拿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

医德馨香 后人仰止

刘开运一辈子从医治病,对病人,对家人,对弟子,对同事都是坦诚相对,以善为先,处处表现出一个传统知识分子良好的道德情操。他的医德馨香,为后人所仰止。

刘开运在湖南中医药大学教书期间,得寒暑假才回来,一回来,远近街邻,凡有病者,皆登门看病。冬天,火炉边围满了人,刘开运让家人离开,让病人烤火,望闻问切,开方用药,不收分收。

不计恩怨,充满大爱

解放前,乡里一个保长觉得刘开运有文化,想拉他入伙,被刘开运当面拒绝。保长记恨,加害刘开运,刘开运差点被开枪打死。解放后,保长被抓,从监狱放回后,有一次生病了,来找刘开运医治。刘开运不计前嫌,给他治病,让保长感激涕零。刘开运经常告诫自己的孩子、弟子:“不管有多大的仇,病要医,这是一个医生应该具有的职业操守。”

病人当中有些是官员,甚至级别很高。刘开运从不予特别照顾,平常医治,泰然处之,既不攀附,更不私通关系,谋取私利。

上世纪90年代,刘开运当上湖南省政协常委,名望高,赚钱的机会多,但他从来不谋私利,朋友同事多次劝他开诊所,都被他拒绝。

倾囊相授、桃李天下

“师傅教徒弟,总会留一手”———这几乎是所有行业师徒传承当中的一个潜规则。然而,刘开运却不然。作为家学传承,他打破苗医概不外传的传统禁忌,广授门徒,将家学发扬光大,并且,在教授过程中从不保留,将绝学倾囊相授。

石维坤副教授是刘开运的弟子,对当年师傅手把手教自己小儿推拿手法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刘老好几次对我说,‘我不教你们,这东西就要失传,我把你们当作自己的儿子,刘氏推拿还得靠你们去传扬’。”

薪传八方 奇葩怒放

刘开运是幸运的,因为在那个艰苦的年代,他用一生的执著,利用政策的优势,一步步攀登到中医最高的殿堂,成就了他的“湘西刘氏小儿推拿”。

西医东渐、中医式微

然而,刘开运也有他的不幸之处。在他的那个时代,中医充满了争议,以至于后来西医东渐,一统天下,中医日渐式微,刘开运和他的“刘氏小儿推拿”并没引起足够重视。他更像一朵“奇葩”,掩埋在湘西的大山深处。只能偶尔向世人闪现一下他夺目的光辉。

斯人已逝,薪传八方。中医不息,奇葩怒放

“自从抗生素‘黄金时代’过去以后,当代医学临床治疗体系即从高峰跌落;当代医学的总体效度正经历着令人忧心的‘滑坡’,甚至已经‘堕落’到连一些最基本的健康和医学问题也难以解决的境地。显然,以西医为核心的当代医学体系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象’。

“不过,庆幸的是,对现代医学体系的惊诧、关注和诘问,也引发了人们对以中医为代表的传统医学体系的重新认识和反思。复兴传统中医学似乎越来越成为拯救当代医学危机的一条可行之道。这正是我们通过缅怀大师,进一步弘扬刘氏推拿学术体系良好的切入点。”刘开运亲传弟子怀化医学院针灸推拿学院教授彭进老师如是说。

彭进教授是湘曦源小儿推拿创始人向淑媛老师的引路人,2016年,向淑媛老师本着将湘西刘氏小儿推拿发扬广大,让湘西小儿推拿惠及更多的孩子的初心,创立了湘曦源小儿推拿。湘曦源小儿推拿的创立,让刘开运和他的“刘氏小儿推拿”再一次展现辉煌,这朵掩埋在湘西大山深处的“奇葩”大有花开万里,熠熠生辉之势。